張耀中醫師    萬芳醫院 血管中心主任
................................................................................................................................................................................

  根據保守估計,台灣地區每年約有一萬例的糖尿病患者接受高位截肢(膝下或膝上截肢),其所造成的直接或間接社會成本(如:家屬為陪伴看診、住院而請假、殘障給付、裝義肢、復健等),可以推知相當可觀。

  前一陣子報載有些家庭由於生計困難,因此婦女為了領取補助費用去接受子宮切除手術。但對於糖尿病患的高位截肢,相信沒有任何一位願意接受殘障補助。因為伴隨高位截肢而來的是更多的不方便、煩惱及心情低落,甚至一整個家庭都受影響等。

  高壓氧在醫療上的應用,有一定的適應症。糖尿病缺血性足傷口是美國高壓氧醫學會所認可的適應症之一,因此保險有給付。但在台灣地區並非如此認定,因此許多患者無法接受健保補助而必須自費。

  目前由於社會相當不景氣,有些患者無法於適當的下肢動脈繞道手術,如最常見的足背動脈之後,馬上接受輔助性的高壓氧治療,因此延長病程或較易併發細菌感染,最終仍是增加住院日數。其所增加的醫療費用,實在比健保給付高壓氧治療、縮短療程,促進傷口癒合、減少住院日數,尚增加較多的醫療支出。

  根據我們四、五年來周邊血管手術、高壓氧及傷口照護的經驗顯示,高壓氧的應用應可以比目前的成效再發揮的淋漓盡致。為什麼呢?對於糖尿病患者的下肢血管阻塞的觀念,仍停留在三、四十年前的看法,因此大多數醫護人員低估糖尿病下肢動脈阻塞在糖尿病足傷口的重要性,在處理傷口或安排高壓氧治療或外用生成因子藥膏之前,並未仔細評估血流在改善傷口方面的重要性。難怪我們會接觸到患者接受了二、三十次以上高壓氧治療或塗抹了兩條生成因子外用藥膏之後,傷口仍無明顯改善的困境。

        由我們的經驗顯示,在恢復血流供應的足部傷口之後,再施以高壓氧治療,才是最恰當的應用。

【2003/08/01 聯合報】